豆使女的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洪武14年(公元1382年)春天的一天,魏国公徐达忽然来到燕王府,拜见17岁的燕王朱棣。

  徐达是何人?朱棣心中十分清楚。这位他父皇朱元璋手下的兵马大元帅,百忙中从山海关来京师,面圣之后第一个就来拜访他燕王,他心知是为了什么:徐达长女徐英,年方二八,已到了出阁的年龄,他父皇让徐达在众皇子中任选一个做女婿。因他年龄和徐英相仿,所以徐达便先来拜访他了。这名义上是拜访,实际上是在考察选女婿啊!

  “这机会太难得了哦!”朱棣想让徐达一定挑选上他。并非徐英长得闭月羞花他朱棣爱得舍不下。老实讲,朱棣连徐英长得是胖是瘦都不晓得,更不要说漂亮不漂亮了。关键是他认为做徐达的女婿这一点对他而言太重要了。因他朱棣在24个皇子中虽是老四,但因他母亲弘吉刺氏曾是元顺帝的后妃的缘故,他在众皇子中老感觉低人一等。如果能与徐家联姻,做位高权重、深得他父皇器重的徐达的女婿,无形之中也就提升了他朱棣在朝廷中的地位。

  徐达和朱棣品茶闲聊,一位姓豆的使女不停地在他俩的茶碗中添水。

  二人聊得很投机,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时辰,这茶喝淡了,朱棣随口吩咐:“换新茶。”豆使女连忙走过来伸手端徐达面前的茶碗。

  “当啷——”一声响,茶碗掉在了小几上,茶水一下子泼溅在了徐达的官袍上。

  “奴婢该死!”豆使女一下子跪了下来,脸色蜡黄,身子瑟瑟发抖。

  徐达一声未吭,朱棣本想发火,但见徐达神情自若,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,只是皱眉摆着手说:“起来,起来!下去,下去!”

  按照王府规矩:下人发生此类失误,重则杖毙;轻则也要剁去一根手指,以示惩戒!豆使女退出王府大堂后,管家立刻让侍卫对豆使女按照王府规矩施刑!

  侍卫手中的大刀刚要剁下,其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喊:“慢!”大家抬头一看,原来是道衍和尚。

  “阿弥陀佛!善哉!善哉!”道衍宣罢佛号,即对王府管家说,放豆使女回去,这是燕王的意思。

  徐达离开燕王府后,道衍便向朱棣讲了他擅自作主放了豆使女的事情。朱棣因道衍此举破坏了他王府的规矩,心里有些不高兴,但他好多事情要靠道衍来谋划,此事道衍已经做了,他不好再说什么了,只好说:“既然大师父为我着想,那此事就依了你吧。”

  时光如水,转眼23年时间过去了。这一年,朱元璋驾崩了。按照朱元璋定的圣意,大明的皇位由长子来继承。可朱元璋的大儿子朱标先朱元璋去世了,朱标的大儿子朱允汶便当了皇帝,即历史上的建文帝。

  朱允汶当皇帝本无可厚非,他的众多叔父王爷也没提过多的反对意见。可朱允汶却害怕他的叔父王爷拥兵自重,对他的皇位形成威胁,登位伊始,便接受齐泰、黄子澄等大臣的建议,下旨削藩,加强中央集权。

  “我们的王位,是父皇封的,护卫甲士是父皇派的,他朱允汶咋说取消就取消呢?”周、湘、代、齐、岷等几个城府浅的王爷跳出来激烈反对。

  不尊圣意就杀掉!朱允汶一气之下,为了显示自己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威,下旨干掉了周、湘、代、齐、岷诸王,其余诸王一想被杀头时脖子上凉嗖嗖的感觉,都不敢再骂骂咧咧了。朱棣对削藩的政策心里也憋着一股子气,可他城府相对其他诸王深一些,表面不动声色不出声,背地里却在我行我素,不停地扩招卫队,打造兵器,准备在万不得已时“一鸣惊人”,和他的这位大侄子拼上一拼。

  “燕王朱棣口是心非,蓄意谋反,必须杀掉!”兵部尚书齐泰向朱允汶密奏。因燕王府长史葛诚偷偷从北京跑到南京,向齐泰举报了燕王准备谋反的事实。这使建文帝大吃一惊,不得不对他这位表面老实的叔父采取措施了。

  根据建文帝的旨意,兵部尚书齐泰向北京都指挥使张信八百里加急传令:立即逮捕朱棣,押解京城面圣!

  张信接到这十万火急的命令,眼睛直了,头也大了!他实在难已决断是抓朱棣好,还是不抓好!因他这个都指挥使是双重领导,既直接上挂兵部,又受燕王节制,一应钱粮又都是燕王供给,这都指挥使一职还是燕王极力推荐后当上的,他能恩将仇报抓捕燕王吗?可不抓,违抗圣旨,就要和燕王坐在一条反船上了,弄不好会诛灭九族啊!

  这天,接到命令的张信优柔寡断,迟迟没有动手。

  “信儿有什么心思?”晚上张信回家后其母见儿子闷闷不乐,便顺嘴问。

  “没,没有。”张信瞅着母亲,没有说实话。张信是个孝子,他不想让二十多岁就守寡,含辛茹苦将他拉扯成人的母亲再为他担忧。再说,这朝廷大事,说给目不识丁的母亲听有什么用呢?

  这晚,张信母亲看见朱棣愁眉苦脸地来到她面前说:“夫人救我,你儿子要杀我啊!”

  “什么?张信敢杀你燕王爷?”张母摇了摇头。她不相信儿子有这个胆量!

  “是朱允汶给他壮胆啊!”

  “啊——”一听是建文帝,梦中的张母一下子被吓醒了。

  这梦做得好奇怪啊!张母叫来了张信,向他讲了自己刚才梦中的情景,并问是不是有这档子事儿?

  “这个?”张信惊呆了!燕王怎么会托梦给其母呢?他向母亲讲了事情的经过。

  “不行!你不能抓燕王!我早就听道衍和尚说,燕王有帝王之相,他一定能得到天下,这样的人你是抓不住他的!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了此事,才托梦给我的!你就跟随燕王吧,准没错!”张母说得很决断。

  张信相信了母亲的话,因母亲的梦太离奇了!

  张信将兵部的密扎连夜拿给朱棣看。朱棣看着密扎,头上的冷汗直冒。事情已经到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的地步了,他只好和军师道衍和尚紧急商议了一番,第二天即向普天之下发出了起兵“靖难”,肃清奸党的王令。

  燕王反了!举国震惊,人人都在议论这件事,大都认为燕王这是大逆不道!所以朱棣起兵初期,跟随其南下的人并不多。然朱棣的手下早就备战,很能打仗,他们以一当十,打得齐泰指挥的大明军队节节败退。

  一些“骑墙”势力一看朱棣势大,害怕胜者王侯败者贼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何况这是朱家叔侄争夺皇位的家事儿,谁当皇上对自己来说都关系不大呀!于是,这些人便也开始喊着“靖难”的口号,加入到朱棣“造反”的大军中,摇旗呐喊着向京师进发了……

  朱棣大军势如破竹,一举攻开了南京,逼走了建文帝,杀了齐泰、黄子澄、铁铉等死硬分子,朱棣如愿以偿,登上了皇帝宝座。但这一“靖难”讨逆,光南京就杀了十几万人,由于血腥味太重,朱棣不想在此做皇上。他只好和军师道衍议了一阵,决定将北京的王府改造一番,仍旧在北京即位。

  当了皇帝的朱棣一面派人继续抓捕追随建文帝的“死党”,防止他们死灰复燃;一面大肆封赏跟随他“讨逆”的有功之臣。张信报信有功,被提升为兵部侍郎,其母劝儿亦有功,也被封为诰命夫人。

  办完这些,志得意满的朱棣一天夜晚便请军师道衍和尚在寝宫叙旧闲谈。

  朱棣问道衍:“军师,你说张信母亲一个平常女人,怎会知道寡人会登九五之尊呢?难道寡人的相貌真的是皇帝之貌吗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道衍看着朱棣笑了,却不做回答。

  “军师……”朱棣有些不高兴了,心里暗骂道,这秃家伙还和寡人打哑谜?!

  “皇上,”道衍以问作答,“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皇上娶徐皇后之前,魏国公拜访皇上的事情吗?”

  “记得,记得。”朱棣纳闷道衍为何要提这陈谷子的旧事儿。

  道衍缓缓说道,当年王府那个豆使女就是张信的母亲,她是感念当年皇上没有惩罚她的过错,是在报答皇上啊!

  朱棣点了点头,感叹自己当年一丝善念,竟带来了如此大的回报!可他还有些不明白,当年不是你这和尚打着我的旗号放的豆使女吗?你这和尚平日是不大过问俗事的,莫非你当时吃错了药?

  “阿弥陀佛,罪过!罪过!”道衍宣罢佛号,讲出了一件事情——

  那是一个月光溶溶的夜晚。夜出小解的道衍看到了在值夜干活的豆使女,成熟标致的豆使女让道衍心里有了别样的感觉,他悄悄走上前去,一把拉住了豆使女的手:“喜欢我吗?”道衍不知道他怎么忽然之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。豆使女一看是燕王军师道衍和尚,便十分从容地说:“喜欢,但我一个寡妇怕坏了军师的道行啊!”

  道衍一听,心中激灵灵打了个寒战,想不到自己一个出家之人,一时之间怎么竟糊里糊涂产生了欲念呢?!

  “阿弥陀佛,罪过!罪过!”道衍口里宣着佛号转身走了。但从此后,这豆使女竟成了他心中的“老虎”,常常会妨碍他打坐修行。那天,恰遇豆使女有事,他能不出手援救自己心中的“老虎”吗?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朱棣放肆地大笑起来,“军师的一念欲望,触动了寡人的一念仁慈,让寡人为此躲过了劫难,坐了江山,这一切看来都是天意啊!”

  不过,这件事对朱棣心灵也有了很大的触动,他即位不久,即修改放宽了他老子朱元璋制定的一些十分苛刻的法典制度,对百姓的休养生息也起了一定的作用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