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很二的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黄巢同学的菊花诗很霸道: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500年后有人唱和得更霸道:“百花发时我不发,我若发时都吓杀。要与西风战一场,遍身穿就黄金甲。”这首诗的作者叫朱元璋。两人都喜欢黄金甲,张导演很欣慰。

  民国鸿门宴:徐树铮想暗杀张作霖,实在找不到机会,只好以段祺瑞的名义请张作霖吃饭。这事段祺瑞根本不知道。席间徐才将计策向段祺瑞和盘托出,段大吃一惊。张马上觉察出气氛不对,举杯道:我要尿尿!

  熊希龄跟张之洞混的时候是“维新”干将。光绪征召他到北京参与变法。1898年8月正是“百日维新”期,熊希龄北上前先去衡阳跟他爹辞行,结果路上吃错东西拉肚子了,只好待着养病。就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拉肚子让熊希龄捡了一条命。在养病的十多天里,北京发生了维新惨剧——戊戌六君子掉了脑袋。

  冯玉祥的军队有浓重的基督色彩,办事前要唱歌。且看《早起歌》:“快起快起快起快起,好兄弟好兄弟,不把日本打倒,不把失地恢复,不休息不休息。”干吗要早起?这要从昨晚的《就寝歌》中找答案,歌词:“国土未复心不甘,要雪耻,勤操练,努力一日天已晚,明日再干!”原来如此。

  唐德刚给李宗仁作回忆录时很搞笑,老李说得正起劲,小唐打断:“你这段说得不对,1927年你没在这个地方。”老李翻白眼。过一会儿小唐又打断:“这里面有个事情你没说。”老李就恨。待小唐再打断的时候,老李怒喝:“我说怎样就怎样!”每次都不欢而散。唐德刚说这些老家伙有个特点:全都是选择性失忆,一到关键时刻就胡言乱语。胡适、张学良、李宗仁一个样儿。给张学良作回忆录的时候,唐德刚准备了第一手资料,每当老张骂骂咧咧的时候他就拿出来,然后老张就嗫嚅道: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来。”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