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离匪巢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清朝嘉庆年间,川东土匪成患,又数宋彪势力最大,占踞龙头山称王。宋彪的婆娘也是个土匪,匪味相投给宋彪生下了4个儿子。这4个崽儿与爹娘一脉相承,小小年纪就爱干坏事,实在是一群狼崽。匪婆娘战死前留下遗嘱,好好找个师父来教儿子们识文断字。宋彪点头称是,占山为王可不是长久的事啊,得给儿子们留一条后路,决定掳师。

  谁肯给土匪王的崽儿当教师爷呀?宋彪明晓这个,就定下掳师原则:本地的识字先生不掳。到外地去掳师爷,这活儿要精细,人手还不能去多。宋彪启用武艺高强胆大心细的心腹黑龙去掳,黑龙就去掳来一个个教书先生。无奈,那些教书先生宁死不与宋彪同流合污,杀人不眨眼的宋彪都成全了他们,在异乡做了断头鬼。宋彪杀人越多,民愤越大,掳师无果,成了一块心病。宋彪的新夫人杏儿说:“年年掳师,只见尸不见师,如此下去何时了?”宋彪问:“依夫人之见如何是好?”杏儿道:“都怪黑龙不会办事。”宋彪一瞪眼,“此话怎讲?”杏儿嗯了鼻子:“那些赶考的书生,为的是功名,谁肯来落草?那些教师爷,已有家小,好歹有后顾之忧,谁愿来背臭名声?要掳就去掳那些考场失利名落孙山者,或者饥寒交迫的穷酸文人,掳来好酒好肉好话相待,不信他们不听从你这当家的。”杏儿那一说就让宋彪眉头舒展,“只是,除黑龙之外,这掳师活儿就怕别人干不了。”杏儿把头一昂,“那你还信不过我?”

  “你,你手无缚鸡之力,能掳师?”宋彪摇头。

  “你以为用武力相迫,教师爷就会来吗?”杏儿道,“就是人来了,那心儿也早去了。”说完,抽身就走。

  宋彪就为难了。这杏儿是黑龙掳来的长得面容姣好的民女,至今宋彪还没有弄明白,这杏儿为什么来山后就十分的愿当压寨夫人?她的鬼点子很多,莫不是哪一股土匪抛来的一个绞绳儿,宋彪一直对杏儿防了又防。她主动说出去掳师,该不是要趁机逃之夭夭吧?但是,杏儿的掳师之论确实有道理,人来心不来的师,杀了他们又有何妨?也好,就让杏儿去掳师,探探她的心迹。

  当夜,宋彪就与黑龙单独喝酒。黑龙知道当家的要与他议事,先闷住声儿。宋彪讲了掳师的事,这次由杏儿选师,你黑龙陪她走一趟就行。黑龙说:“大哥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如果杏儿不愿回山,你该怎么办?”宋彪问。

  这可是黑龙没有想过。

  “这块黑布给你。她不回来,你就把她的脑壳包了提回来见我。”宋彪很平静地说。

  黑龙接那块黑布时,不免手在发抖。

  “你不用害怕。”宋彪微微一笑,“给你俩半月时间,归来你喝解毒药还来得及。”

  黑龙心里就发寒了,原来宋彪早在酒中下了毒呀!这一趟差事,办砸了小命就丢了。好狠毒的宋彪!宋彪叫人传来杏儿,说:“我同意你去掳师。黑龙全听你的,他护着你去。不过,半月归山为限,掳得没掳得师都要回来!好了,你俩就去准备,今晚上就偷偷下山。

  第二日,他俩就扮着一对夫妻行走在乡路上。走着走着,杏儿停下了步子,泪儿直淌。“嫂子是走乏了还是身子不适?”黑龙问。

  “一路见了农家老小,我突然思念起家来,不知老母可在人世……”杏儿就簌簌泪下,“我好歹是不清白的人了,跳进大海也没法洗白。好歹得回家去看看老母,看了就放心跟当家的。”

  “你是知道大哥规矩的!”黑龙不得不说了。

  “你还念叨他呀?”杏儿说,“当初我是看上你才跟上你走,谁知你是土匪啊!现在,我还看上你……”她那一说,真让黑龙心中大起波涛。当时他装扮为一个农家小子,欺骗了她上山。“你知道我顺从宋彪为啥?就是为了你呀!你当土匪,有一身好功夫,我等着你有朝一日会远走高飞!去过安稳日子……”

  “嫂子,这可不行!”黑龙不便说出他已经喝下了毒酒,即便此时远走高飞也活不过20天的。“这是你的命,也是我的命呀!”

  杏儿眼珠一动:“对了,我俩何不找个算命先生算算命,看今生今世有无姻缘。”

  黑龙苦笑,与她硬顶不行,不妨稳住她的心,来个逢场作戏。“好吧,那就试试。”

  于是,杏儿就高兴了,一路拦人就问,哪儿有算命先生。那时的算命先生可多啦,很快有人说附近就有一个,姓白,人称“百事通”白先生。“他可在家?”杏儿问。那人说,他精明一世糊涂一时,给一个恶棍算错了命被打断了腿,他不在家还到哪儿去?

  杏儿就和黑龙直奔那儿去。那个白先生见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,从那被窝里爬起来,脸笑得稀烂:“贵客贵客!我三天前就知道你们夫妻要来呢!”没错,杏儿他俩装扮的是夫妻,白先生还不胡诌吗?杏儿灵机应变:“我俩婚后三年,还不见有儿女,因此请先生……”白先生哈哈大笑,“小菜一盘,要想求子嘛……”白先生打住话,先伸出手来要钱。杏儿赶忙先递过去银两,白先生笑哈哈收了,就油嘴滑舌地算起命来。他把他俩吹捧得天上有地下无,世间最好的一对鸳鸯相配,来年必得贵子,是当帝王的好命哪!

  “先生会识文断字吗?”杏儿问。

  “识文断字算个什么呀?”白先生海吹,“四书五经都通读过,老夫倒背如流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杏儿说,“容我夫妻商量后有要事相告。”杏儿就拉黑龙到一边去,讲,这个白先生看来有真才实学。他断了一条腿,掳他到山上去跑不了,只好安心当教师爷了。黑龙想想也有道理,就他孑身一人,老了也有个依靠,在山中安享晚年是便宜他了。杏儿回到白先生处说:“老先生不知愿否当教师爷,有一大户人家想求师教子。”白先生一拍腿:“小菜一盘,论教书,什么顽劣童子也不在话下。”杏儿就对黑龙说:“还等啥,背着老先生走。”

  到了一片林子地,白先生发觉不对劲儿,大吼大闹。黑龙放下他:“实话告诉你,龙头山上的宋彪大王请你去当教师爷。你愿意就乖乖的别吭声儿,不愿意老子就一刀子结果你,免得我白费力气背你上山。”白先生一听,吓得面如土色,稍后回神过来,说愿意。黑龙就用身上那块黑布将白先生的眼睛蒙上了,然后歇息。

  杏儿把黑龙拉过一边说话,“你把他背上山后,我在老家等你下山来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啊!”黑龙眼露凶光,她要跑?

  “师爷请到了,宋彪还会把你怎样?”杏儿说。

  “你不回山,他会放过我吗?”

  杏儿冷冷一笑:“我回去他更不会放过你!他为什么要我俩装扮夫妻?难道他不怀疑你弄假成真?山上这些月来,你对我好瞒得过他的眼睛?我要是与你高高兴兴回山,他对你的疑心就更大了。我不回山,说明我俩没扭在一起,我还恨你,看不上你!还有这个!”杏儿从身上取出一个壶儿来,“他早给你毒酒喝了。还好我早有防备,偷得了这些解毒药。”杏儿把解毒药给了他,“我的话是真是假你回去就知道了,他宋彪不会给你解毒药的。他会说,去把杏儿弄回山来,再吃解毒药不迟。那你就正好下山。”杏儿哭出声来,“我等着你,远走高飞……宋彪迟早要害你!他在梦中说过要杀了你!”

  黑龙见她说得那么真诚又滴水不漏,一咬牙:“好,你等着我!”

  黑龙把白先生背回了山,宋彪见杏儿未归果然大怒,真是让黑龙下山找回杏儿后才给他解毒药。黑龙暗暗高兴,喝了宋彪的一碗酒。可他哪里知道,这一次酒中才有毒,他下山不久就倒地而亡。杏儿给黑龙的解毒药是假的,利用宋彪的心狠手毒,骗过了黑龙。

  杏儿用自己的智慧,成功地逃脱了魔爪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