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贝尔思维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不少人认为,杰出的科学家都是冷漠的理性机器,但我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。这些科学家非常通达人情,更让人惊讶的是,他们还很有幽默感,有些人一辈子都喜欢搞恶作剧、爱表演、爱写小说。纵览他们的一生,尤其是在接受了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后,为了鼓励不同年龄和能力的人钟情并投身于科学,他们几乎都继续努力地工作。

  詹姆斯·沃森

  詹姆斯·沃森,冷泉港实验室主任。因发现dna的化学结构——著名的双螺旋结构,与克里克共享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

  q:在听枯燥乏味的演讲时,有什么防止瞌睡的秘诀吗?

  a:看报纸。

  q:应付狂热崇拜者的技巧是什么?

  a:溜之大吉。

  q:如果有人向你提出荒唐的问题,你怎么办?

  a:彬彬有礼。

  q:对将要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?

  a:选一个非热门专业,跟未成名的年轻人合作。

  罗尔德·霍夫曼

  罗尔德·霍夫曼,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,1981年获诺贝尔化学奖。

  q:你怎么对付垃圾邮件?

  a:垃圾邮件是世界上最让我高兴的邮件,因为我能立刻决定如何处理。

  q:在推掉不必要的文案工作方面,你有什么秘诀吗?

  a:看情况,我有各种不同的对策。如果有人邀请我参加杂志编委会,我就建议他们为不发达国家的200家图书馆免费供刊。这招基本就能把他们吓跑了。要是有人邀请我为他们的某个商业出版物写本小册子,我通常愿意合作,条件是他们在这一年出版的每种书都得送我一本。说实在的,我喜欢提出这种不合理的建议,这样通常可以让生意人远离你。但要让美国犹太人联合会或美国癌症协会知难而退实在不容易,我还真没想出对付他们的办法。

  q:对将要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?

  a:我觉得他们应该主动去教大学一年级的化学课,通过教学,他们会成为更出色的研究人员。我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的热力学课程成绩是a+,但直到我给一年级学生讲课时才真正理解热力学。从一年级学生那里,可以学到简洁和阐述的方法。

  科学家跟作曲家一样,确实需要一定的才能,但比作曲家好当得多。作为科学家,即使你搞错了99%的音符,但只要搞对一个,你就会受到广泛赞誉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