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热线十四年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成都,指挥街50号,一幢老式单元楼里,曹文英躺在屋角的床上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笔,不时在手机上写写画画。

  全身瘫痪的曹文英坚守这个电话热线14年了。

  就在不久前。这条电话热线刚刚经历了一场关停风波,如今,曾经的“生命热线”又再度响起。

  “开通热线前,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,但在电话里我遇到了一个个更不幸的人。我总是告诉他们,世上没有绝望的环境,只有绝望的人。”曹文英说,“我希望用我的经历帮助更多的人,只要我活着,我就不能漏接一个电话,因为这都是一个个信任的心灵。”

  1962年。曹文英出生在泸州。4个月后,她离奇发烧,结果落下小儿麻痹症,瘫痪在床。

  3年后,同样的疾病又袭击了妹妹曹文君。

  由于曹氏姐妹都是全身广泛性瘫痪。几乎所有活动都需要家人的帮助,身边离不开人,因此没有学校愿意接受她们。

  但身体上的残疾并没有让姐妹俩自怨自艾,曹文英和妹妹通过自学,学完了从初中到大学的语文课程。

  1995年7月,姐妹俩创作的《珍惜生命,自强不息》一文获得《成都晚报》“明亮的人生”征文二等奖。

  正是这篇文章,改变了她们的生命轨迹。

  文章见报后,许多读者给她们写信,但由于书写困难,姐妹俩无法一一回复,如何和信赖自己的读者交流?曹文英想到了电话。

  1999年3月15目,曹母刘素云借了3000多元钱,在家里安了个座机。

  从此,一条专为人们心灵减压的“生命热线”,在曹氏姐妹手中开通了。

  姐妹俩每天守在电话旁,一个接白天,一个接晚上,默契配合,抚慰着一颗颗困惑的心灵。

  一位默默忍受丈夫有外遇的妻子,在曹氏姐妹的帮助下,让丈夫回到身边。

  为了成都郊县一位欲轻生的男子。姐妹俩打光了100元的电话卡,最后说服对方……这种例子不胜枚举。

  “每次挂上电话,我们心里就很有成就感:又挽救了一个人。”曹文英说。

  为了更好地开导求助者。曹氏姐妹还买来许多心理学书籍,开始自学心理学。

  通过“生命热线”,姐妹俩还找到了爱情。

  家住四川南充的农村小伙子陆进双耳失聪。2001年5月,他从一本杂志上看到“生命热线”的文章后,与曹文君开始书信往来。

  最后,陆进来到曹文君身边,照顾她的生活。

  2002年9月,一个名叫姚双全的男子打进“生命热线”,向曹文英倾诉。后来姚双全向曹文英表达爱意,两人也走到了一起。

  2003年10月16日,姐妹俩和她们的爱人两两正式登记成为夫妻。当年10月26日,姐妹俩坐着轮椅踏上红地毯,轰动一时。

  遗憾的是,2005年6月24日,曹文君因病去世。

  “妹妹去世的前一夜,我和她躺在一张床上,手拉着手说了很多知心话。”曹文英说,姐妹俩当时就约定,无论谁先离开这个世界,另一个都一定要把“生命热线”继续接下去。

  曹文英履行着对妹妹的承诺,一个人坚守“生命热线”。

  事实上,每个热线都需“全家总动员”。曹文英全身瘫痪,没法握听筒。热线响起,家人要先帮她把听筒在耳朵与肩膀间搁好,她偏着头接听。

  一个电话接听时间太长,不时需要家人帮她调整姿势。

  一天下来,曹文英经常感到耳朵痛。因为接电话无法按时吃饭、晚上睡觉受影响是常事。

  曹文英的爱人姚双全是一名文明交通劝导员,每个月工资只有七八百元,一家人基本要靠父亲每月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生活。

  “生命热线”虽多数是呼人,但常因对方经济困难而回拨,平均每月话费支出达五六百元。

  独力难支加上经济拮据,家人劝说曹文英关闭“生命热线”。

  今年2月,曹文英无奈对外宣布,将正式关停运行了14年的“生命热线”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第二天,多家媒体涌进曹文英家。最后,成都一家公益组织为曹文英安装了一部新的有录音功能的座机。并承担了所有话费。

  如今,响了14年的“生命热线”依然畅通。

  “如果哪天我不在了,有机构说他们会接手热线,‘生命热线’不会断,我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。”曹文英说。

  选自《周末》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