劫来的压寨主公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清明时节,山花烂漫,参天古木都吐出了新叶。有三人沿溪而上,前面走着的那个华服少爷,不时兴致勃勃地闻一闻野花,或是从脚下捡起一点什么来问旁边的管家,管家年纪大了,一边喘气一边回答,另一个年轻的人却捺不住了:“刘少爷,早知道回乡扫个墓要走这么远,我就不跟你来了!”管家给了他一记闷栗:“秦二,少爷都不喊累,你小子再啰嗦,小心把山贼招来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前面忽地围上十来个彪形大汉,管家一个哆嗦,挺身挡在少爷面前,一边从衣袖里摸出几张银票和几个零碎银子递了过去:“我们是上山祭祖,求各位好汉借个路!”可那些人收下了银子和银票,还是把他们仨绑了,用黑布蒙上眼睛,带着他们走了很久的山路。

  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山寨里,一个人说去请三当家的。管家求三当家的放他们回家,二当家的冷笑一声:“想下山,可以!你家住哪里,我们到门上去要到赎金自会放你们下山。”

  这时,早有小喽罗把纸笔摆在了几案上。另一边,几个喽罗把雪亮亮的刀举起来。管家忙把公子推到几案前,求少爷赶快给老爷写个条子。那个少爷略一迟疑,三当家的便示意两个喽罗提刀上前,“嚓嚓”地舞动几下。少爷服了软,几笔写好,把字条递了过去。

  三当家的让把字条送进里面去。一会儿,出来一个蒙着面的人,他走到刘公子面前看了又看,点了点头,什么话也没说,又到屋里去了。小喽罗们把刘公子三人关进了一个黑黑的小房间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两个健壮的仆妇笑嘻嘻地带刘公子出去,把他带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沐浴更衣,管家和秦二也被引到一处喝茶。待刘公子更衣出来后,三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问一问在旁边斟茶的仆妇,她却只是笑,说到晚上就知道了。

  外面人来人往的,甚是热闹,有摆桌摆凳的,有杀猪宰羊的,看样子山寨里有喜事。

  到了傍晚,又来两个仆妇引着刘公子到另一间屋子里去,替他宽下外衣,换上一件红艳艳的袍服,再戴上展翅红帽,胸前系上一朵大红花。刘公子惊诧不已:“莫非是要我做新郎官?”两个仆妇捂嘴笑道:“就是就是,贺喜姑爷,我们大当家的要下嫁于你!”刘公子被吓了一跳,当山大王的,肯定是母大虫一只,才这样强着要人家娶她。刘公子一念至此,双手乱扯,急着把红花解掉,说家中已娶贤妻。那两个仆妇可不管,重新把红花系紧,警告他不要乱动。刘公子被那两双钳子般的手一抓,顿感手痛得抬不起来,只好乖乖地任凭摆布。

  两个仆妇一左一右地陪着刘公子走到一个大厅里,小声地警告他一定要听招呼。大厅里燃起了很多的火把,照得亮如白昼,里面布置得喜气洋洋。一会儿,一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也被牵过来了,刘公子的手里被塞进了一条红绸,他乖乖地在两个仆妇的示意下和新娘子拜了天地,然后牵着新娘子入了洞房。

  刘公子看到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,他站起来,蹑手蹑脚地靠近门边,刚想开门,却见眼前银光一闪,一只银簪子“啪”地钉在墙上,却见一只壁虎被钉在墙上,刘公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新娘子站了起来,一手扯下盖头,竖起眉眼来厉声说:“你能逃吗?我下嫁于你,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,你就在这儿乖乖地做我的压寨主公,别打其他的主意。”

  新娘子说完这番话,脸色又缓和下来:“我叫慕容仙儿,我爹是故去的老寨主,山寨中的兄弟抬举我,一定让我做寨主,我也没法。现在我嫁了你,你就娶妻随妻吧!看你笔墨还行,很多事你可以帮帮我。”

  慕容仙儿说完后,笑盈盈弯腰搀起了刘公子,刘公子一看,她长得清新娇美,待近得身来,一股清新的香气绕鼻端袭来。这哪是母大虫啊,就像是《聊斋》里写的漂亮可爱的狐狸精,刘公子一阵意乱情迷,心甘情愿地当上了压寨主公。

  刘远公子与慕容仙儿恩恩爱爱,仙儿又封他为山寨的军师,他便一心想要为山寨做点事。他发现山寨的管理混乱,那些兄弟们想怎么着便怎么着,很难约束。刘远冥思苦想,为山寨拟了几条寨规,大家都按规矩行事,仙儿听他说得头头是道,便同意了。

  可约束了几次寨中的兄弟后,寨中的兄弟们便都有了意见,特别是二当家的受了罚后,寨中的兄弟都吵吵嚷嚷的。第二天,他们把刘远扣押了起来,来为二当家的讨公道,说大当家的为了一个外人,把自己山寨里弄得不和气了,他们要求把刘远逐出山寨,大当家的如果要恋着刘远不放,那兄弟们便都散伙算了。

  仙儿很为难,这个山寨,是老寨主创下的,这些兄弟,也都跟着老寨主出生入死过,总不能为了刘远一人而伤了兄弟们的感情。

  第二天,仙儿为刘远饯行,刘远劝仙儿跟着他下山。仙儿摇头,说她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一草一木她都舍不得。仙儿带着几个人把蒙着双眼的三人送了出去,刘远说他会在京城里等着仙儿,仙儿摇头:今生我们缘分已尽!她哭着跑得远远的,偷偷地躲在一棵树后,看着他们三人慢慢走远。

  两个月后,铁巷胡同来了一位姑娘,这个姑娘可真奇怪,连头都包着,她叩响了胡同里的刘府大门上的铜环。

  姑娘往看门的人手里塞了一锭银子,说要找管家。管家不耐烦地走了过来,问是谁找他。姑娘把头上的纱巾揭下来,管家一看,却惊得瞪大了眼睛:“仙儿?”仙儿一脸的疲惫,管家搓搓手,把仙儿让进了里屋喝茶。

  管家说这里是尚书府,刘远是尚书的二少爷,上次他们回来,也没敢说实话。如今二少爷正在城外静云寺读书,如果能等到二少爷考中后,才向尚书大人说仙儿的事,那就更好了。仙儿害羞地说:“管家,我就是着急才下山找他的,我……我有了他的孩子。”

  管家惊得张大了嘴巴,赶紧吩咐秦二去静云寺找二少爷,管家自己到外面去找了一个小房子,安排仙儿住下。

  仙儿一住就是半个月,连刘远的面都没见到,只是有个自称是刘远干娘的经常来看她,陪她说话,还送了几个仆妇伺候她。

  一个傍晚,刘远的干娘说要带仙儿出去做客,出得门来,只见两乘红帷小轿等在门口,还有十多名侍女挑着红红的宫灯站在两旁。

  小轿儿颤颤悠悠的,在宫灯的引导下穿过很多胡同,走了很远才停下来。仙儿跨出轿栏,发现路上竟然铺了红毡子。刘远干娘说今天晚上有人成亲,她们是来观礼的。

  两个小侍女引着她们到了一个房间,拿出两套大红衣服请她们换上。仙儿觉得意外,刘远干娘笑着换上,仙儿只好跟着换好。又有侍女要为仙儿梳头,说要梳个最漂亮的发髻,仙儿索性让她们去弄。两名侍女引着她们走到一个大厅,仙儿觉着有点不对劲,两个侍女拿着一顶风冠,笑盈盈地走上前来,把凤冠给仙儿压在头上,再给她盖上红盖头。仙儿心里一惊,正想把盖头掀掉,忽听刘远干娘附在耳边说:“仙儿,听干娘的话,你就可以见到刘远了。”

  仙儿就像是在梦里似的,别人怎么说她便怎么做,最后傻呆呆地坐在了床沿上。

  只听得门外有脚步声渐近,响起了两个侍女的声音:“少爷!”少爷?少爷是谁?听得门开了,一个人越走越近,停在了仙儿面前。

  一阵呵呵的笑声响起,仙儿心一跳:“刘远!”她手一伸,把盖头扯了下来,面前站着的真是刘远。刘远笑道:“仙儿!你这个新娘子也太性急了,让我两次做新郎都没有揭成你的盖头,莫非还要再来第三次?”

  仙儿一拳捶在刘远的胸上:“你也太坏了!”刘远笑:“这下我俩平局,你逼婚一次,我骗婚一次!”仙儿眼睛一红,一扭身不理他:“明明知道我来了,你也不去找我,还骗我,到现在才见我,不知道我担了多少的心吗?”

  刘远轻轻地扳过她的身体:“你坐下,听我细细说。”

  原来,仙儿寻来后,刘远怕他的父亲不答应,很为难。后来,刘远求他的干娘玉成了这件事,这中间又经过了许多曲折,刘远又打算给仙儿一个惊喜,所以一直忍着没见面。

  这时,洞房的门响了两声,被推开了,一个侍女手里捧着一碗汤进来,递到仙儿面前:“少爷,夫人,这是红枣莲子汤,祝夫人早生贵子!”刘远把碗接过来,舀一勺喂进仙儿嘴里:“娘子,我这次被打劫,可真是赚大了!”

  仙儿不解地看着他,刘远忍住笑抚了抚仙儿的肚皮说:“我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这不,连母老虎都跟着我回来了!”仙儿顿时赐给他一顿粉拳,打得刘远嗷嗷求饶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