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怎么花钱民间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编辑: 手机版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历来奖金不菲。从上世纪60年代最初创办以来,奖金逐年水涨船高。最初是3万多美元,上世纪70年代末达到了20多万美元,上世纪80年代中期涨到40多万美元,上世纪90年代末已经有近100万美元了,最近几年奖金固定在1000万瑞典克朗,约合130万至140万美元。

  面对巨额奖金。大师们都是怎么花的?一般人会认为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都是经济学界卓有学术成就的人士,理财方面自然也比常人有独到之处吧。但回看历史会发现,经济学家也是普通人,即便是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大师们,尽管在学术上都颇有建树,在投资理财方面,他们的策略不见得比其他人来得高明。用197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瓦西里·里昂锡夫的话说,“我喜欢以理论作赌作注。但不喜欢拿钱去投机”。

  1999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·蒙代尔拿到当年近100万美元的奖金,着实苦恼了好一阵子。他最后想出的理财计划,也实在没什么特别创意:先修缮一下自己在意大利图斯查尼的豪宅。再为自己两岁多的儿子尼古拉斯买一匹矮种马,最后把剩下的钱都存入银行。但是,蒙代尔把剩下的钱是以欧元存入银行的,之所以兑换成欧元,是因为这位“欧元之父”长期看好欧元。

  10年过去了,蒙代尔是赚是赔呢?蒙代尔曾经很认真地回答过媒体的这个提问。他说:“我得到奖金后,将它们兑换成了欧元,那是在2000年9月。开始亏了些钱,不过后来欧元回升又赚了一些,所以总的来说应该算不赚不亏。”

  1976年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·弗里德曼打理奖金的方法更是平淡无奇。他只是用18万美元的奖金为自己在旧金山买了一幢房子。但是,这位大师的儿子——戴维·弗里德曼,倒是比他老爸有经济头脑,戴维·弗里德曼潜心研究日常生活中的经济学现象,写成一本《弗里德曼的生活经济学》,通俗易懂,估计版税赚了不少。

  1993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道格拉斯-诺思与罗伯特·佛格尔。两人用自己的经济学知识判断当时道琼斯指数3700点太高了,不适合买股票,所以他们用奖金买了市政免税债券。但仅仅过了一个月,道琼斯指数就攀升到了11000点以上,两位经济大师追悔莫及。

  拿到巨额奖金不赚钱也就算了,还有几位经济学家,连钱都没有到手,就“亏”了部分奖金。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奖金都是以瑞典克朗计。如果在奖金到手前发生汇率变动,获奖者们就可能面临奖金贬值的风险。1992年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——芝加哥大学的加里·贝克尔教授就深受其害。加里还没来得及把克朗换成美元以防汇率波动,就在得奖两个星期后接到一个斯德哥尔摩来的电话,称由于瑞典爆发汇市危机,他的120万美元奖金“缩水”25%,变成大约90万美元。“我在最初的两个星期被这种投圈套物的游戏搞得疲惫不堪,”贝克尔沮丧地说,“吃了不少苦头。”

  还有理性预期理论的创立者小罗伯特·卢卡斯教授。1989年,他与妻子签订离婚协议时,妻子丽塔认为他获得诺贝尔奖的可能性极大,便让她的律师在离婚协议上加入一条规定——若在1995年10月31日以前获奖,妻子将分得诺贝尔奖金的50%。谁料到,卢卡斯真的在那之前获了奖。奖金的一半30万美元按照协议分给了前妻。媒体揶揄卢卡斯称,卢卡斯的前妻似乎比他本人更加吃透了理性预期理论的真谛。卢卡斯本人对此事倒显得非常豁达:“得到一半奖金总比什么都没有强。”

  其实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大都是理论经济学家,在现实投资中,“马失前蹄”也很正常。再说,投资市场变化莫测,预测不准、投资不对,也在所难免。如何花这笔巨款都是他们的自由,也不需要我们过多去评判。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