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光剑影小升初散文

发布时间:2018-11-17 23:31:13 编辑:皓皓 手机版

  不过是一个例行的升学考试,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择校,其实本可以不紧张,只是习惯了在遇到选择就厉兵秣马,搞出点刀光剑影的气氛,以彰显我对政策的支持和结局的重视,增加点聊胜于无的淡然杀气,好让这场角逐更像一场真刀实枪的较量,不至于让胜者无聊,败者无惭。也算是给我儿子六年平淡无奇的小学生活来个华丽的谢幕。

  中国人习惯于把任何事情都作为攀比炫耀的资本。明里暗里,总要分个高低胜负,强弱贵贱出来。大至名誉地位财富学识,小至衣食住行鸡毛蒜皮,比官职比房子比车马,比老婆比孩子比小蜜,比衣服比鞋子比藏品,甚至最近好像马桶盖都加入了攀比的行业,害的人家岛国马桶告急。是否将来会连排泄物也收藏起来,比一比看谁能屙出金银琉璃赤珠玛瑙。

  我有个朋友,因为我儿子和他的孩子同龄,又在同一个学校,每次考完试都要给我打电话,问阳阳的成绩,报他孩子的成绩,比得我不胜其烦。我是没有战斗力的人,喜欢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情,明里暗里的战事,我都不战而降,让对方高昂的士气无处发泄。于是,他经常有意无意的夸大自己孩子的优点,在我的谦虚面前洋洋得意,对我生出阳阳这样不优秀的孩子怜悯不已。这些我都淡然受之,不与他计较。六年了,我从来都说阳阳考试没考好,即便是阳阳数学考了全年级第一,我也以语文没考好搪塞过去,我一直以为,山不矜高自极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彩,跟别人无关。不可以自己的草萤之耀跟太阳的光芒相比,以为那一点微亮可以耀瞎别人的眼。殊不知,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比太阳还大的恒星,你又可以小看谁?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,每个人来到世间,都是独一无二,都有自己的优秀,人和人是没有可比性的。

  朋友的孩子在她的教育下,终于当上了班干部,而我儿子一直连个小组长都不是,原因是他太过于怯懦,管不住人。在中国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下,这也许算是最没能力的表现吧。所谓将门无犬子,那寒门当然出白丁,有其母当然会有其子,不然,我这个当妈的倒要惶惑了,要追溯到十年前,细抠当年的每一个细节,好确认是不是抱错了孩子。朋友数次告诫我的儿子,在学校有谁欺负了就找他。朋友大概不知道他的孩子在学校从来都装作不认识阳阳,似乎阳阳这样的白丁不值一哂。何况阳阳和他的孩子不同班,按说不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好歹咱也是个男子汉啊。咱就是再不济,也不会是个谁都敢欺负的受气包,就算是,也没啥。我家阳阳在学校不会当所谓的官,朋友还是有的,还会帮朋友打架,竟然还能赢,这点让我大跌眼镜。我一直以为我儿子是个打不过都不知道跑的小绵羊,《孙子兵法》上说“故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”所以我对儿子的教育逃和避讲的多,战和攻那是几乎不允许的。我常给儿子讲,你可以什么都不会,体育也可以样样不及格,但是跑步一定要练好,速度决定结局,你可以没有力气,但是你不能跑不动。

  我本来是无可无不可的,架不住朋友从两年前就开始问将来准备给儿子上哪个学校?茫然中,我只好把球踢给阳阳:“你准备上哪个学校?”阳阳比我更糊涂,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别人的孩子都似乎永远有着远大的理想抱负,为什么我儿子没有呢?连上什么中学都稀里糊涂。不过,我也不知道。也许没有目标的人生是最美好的人生。

  本以为我会一如所料的像一个方外之人,飘然于世俗之外,且行且住,且咏且歌,淡泊豁朗,胸无点尘。任门外红尘千丈,我自不染凡嚣。架不住门外战鼓轰鸣,杀声震天,到最后关头,我还是未能免俗,给孩子报了奥数班。本以为就此万事大吉,可以不必再操心,一切听天由命。可年前开始,各种消息纷至沓来,种种的暗箱操作的门道,种种的出奇制胜的妙招,就算我把自己安放在红尘之外,那些纷纷扰扰的消息,依然不屈不挠的破门而入,卷土而来,让我避无可避,逃无可逃。

  本来没我什么事,我自己参加考试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,按说我瞎操什么心,可是我依然感觉到那种焦灼的热度在一步步逼来,慢慢的,我觉得砧板上的已经不是阳阳,倒是我了。扑面的热浪,把我烤的皮焦肉烂的,就剩下那颗坚强的心还在镇定的跳着,不愿搅这趟浑水。不知何时,我已经在水深火热之中了。

  也许是我过于严苛,不够圆融,我越来越讨厌那些所谓的捷径。我崇尚公平的竞争,真心讨厌那些旁门左道。

  很多人报奥数班不是为了学奥数,而是为了奥数班都跟所谓的名校有瓜葛,可以参加私底下的招生考试,也就是坊间所说的预录,甚至有的奥数班有优先录取权利。本来530按规定每人只有一次机会,只能报考一个学校,但是在奥数班可以有好多次机会,可以考不同的学校。于是,鱼龙混杂的奥数班屡禁不止,家长们当然趋之若鹜。

  我也是犹豫了又犹豫,觉得就算奥数班有这些机会,但是对那些没上奥数班的学生真的很不公平。因为所谓的公平是针对所有人的,不能自己占了利益就不顾对别人是否公平,别人占了利益就跳起来说不公平。

  本来我觉得奥数班预录已经暗箱操作很不地道了,年前开始,我朋友问我要不要素质报告册。我奇怪了,素质报告册每人只有一个,到哪里去找第二个?她说有卖的,70一个,朋友是个非常好的人,我知道她和我一样,都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,为了孩子,还能怎样呢?那就只能随波逐流,不然一个大浪下来,破釜沉舟也没用。我在心底是极端反对这种做法的,为什么中国人都这么聪明呢?小小一件事都搞得如此乌烟瘴气,素质报告册都可以做假,那以后哪件事不可以做假?还有多少真可言?

  我开始还奇怪要那么多素质报告册有什么用?每个人只能报一个学校,所有的学校考试是同一个时间,也就是说你就是报十个学校,最终只能考一个。而他们的解释是多报几个学校,同等条件下,将来看哪个学校报的人少考哪个。问题是假设大家都报了很多学校,那将来人少的可能会变成人多的,因为大家都在骗,难免把自己也骗了。最可怕的是孩子们习惯了大人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都弄虚作假,那将来他们做人的底线会降到多低?据说中国最早实施胎教的是文王的母亲,她怀孕后“目不视恶色,耳不闻恶声,口不出恶言,身不行恶事,心不起恶念”,记得国人也是重视胎教的,很多人积极的给腹中孩子听音乐,说话,做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那么生下来是不是应该更好的教育了?古有孟母三迁,我想不仅仅是择邻这么简单,若只是择邻,而自己不正身洁行,孩子倒是不受外界的干扰了,家人的言传身教却一定有极大的作用,记得一位教育专家说:家庭是复印机,孩子是复印件。想让孩子做什么样的人,自己先努力做到。而中国大部分的父母都是自己做不到了才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,试想一下,可能吗?

  本来,我们学区就在门口,就是阳阳现在上的学校。我们如果不选择就可以一直享受义务教育到初中。我不知道国家怎么规定的,按说我们应该是无条件可以上。前几天,阳阳班主任让给她打电话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,不打后果自负。打了电话,老师说是必须在五一前把素质报告册交到学校,否则,视为放弃接受义务教育。因为素质报告册已经在别的学校,除非我放弃,要回来,否则,就要放弃义务教育。我知道别人都是做个假的素质报告册,交给学校,这样给孩子留条退路,我选择坚持我的原则,绝不造假。这一年来,这样的对决多了,也就懒得理了,放马过来吧,我不接招。

  自从阳阳上学,我也慢慢接触到一些教育有关的内幕,有时想想真的很无奈。按说,老师是最无私的吧?可是事实是,那些所谓的好学校,他们的比较好的教学模式是绝对保密的,他们平时学生的一个小测验卷子家长都不会看到,就是为了防止外流,他们最核心的东西,永远都不可能让外人知道。包括他们的所谓的分校,也不可能得到他们全部的精髓。把教育工作搞成极端保密的情报工作,也许是中国特有的吧?想起来以前不知道在哪看的一句话,既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,汉字的独特魅力,也彰显了全社会集体心理,当然,是口号式的,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。不过是六个字,不断地排列组合,衍生出不同的意思,同中有异,异中有同,可惜,只是梦想。“一切为了孩子,为了一切孩子,为了孩子一切”若真是这样,那再也没人敢说中国的教育没救了。

  不管花落谁家,过几天就尘埃落定。但愿阳阳这次发挥出他自己真实的水平。这不算是终点也不算是起点,也许只是必经的一道风景。人生其实掌握在自己手上,肯努力,怎么走都有路,不肯努力,到哪里都是绝境,与命运无关,与环境无关,与他人无关。

名师指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