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海经》读后感1000字

发布时间:2019-08-17 编辑: 手机版
《山海经》读后感1000字

  当我知道这是一本让鲁迅先生也神往的书时,我决定花时间去仔仔细细的读它。去看看,它凭什么让我这样敬佩的一位文学家如此渴慕。

  书香墨气依然浓烈,在不到三万一千字的篇幅中,记载了大约四十个奇特的国家,五百五十个大小不同的山川,三百条河流,一百多位历史人物,四百多个各种各样的神魔仙妖人鬼,还有形色各异的植物、矿产、祭祀、装束、病症、日月升落、工匠技艺、传闻古史……如各种滋味的山珍海馐,却没有一道相同。不禁想起网络上泛滥成灾的劣质意识流文字,在与之对比之下,更显突兀和肤浅模糊,味如嚼蜡。

  梦回红楼,依稀看见了潇湘妃子黛玉的身影。我为她悲为这她忧,追溯至前,这要以泪报恩,泪尽而终的绛珠仙子颦儿原是姑瑶之山的瑶草。叶胥成,花鹅黄,实如菟丘,雨过颦眉,风动飞花——素雅而妖娆怜人的美,不正是黛玉所拥有么?文人墨客所歌颂的,就是这敢呐喊反抗的瑶草美。正所谓“秦敦汉鼎存肤骨,瑶草琼枝作鬘鬟”,若不是这如清风,带五味的特别,袁中道怎会将其写入《武当》予人做鬘鬟与秦敦并提呢?

  是怎样的瑶草造就了这样绮丽的瑶草文化,又是怎样的人构想出这样能一语成谶的瑶草!而我又何尝不想持瑶草遍插那些劣质文字所在之处,让这从远古流传下来的美味去拯救那些无味的蜡呢!

  黛玉走过,下一道,便是我的至爱。

  千年华夏人,十年仙剑梦。女娲,又是一个从《山海经》中走出的人儿啊!在苗疆杜鹃湖畔人面蛇身日变七十的女神,捏土造人,炼石补天,给我留下了太多的遐想。而今似乎是在兜兜转转之后又与她再次相遇,真真觉着只有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才能道出我的心境。可是,这种又遇故人的心情总有些心酸。

  只因“改”,已经深入人心。假借他人之名,改出己之风。文学确实多元化了,但是,又有多少和女娲一样,被些许愚昧者改得面目全非的还在祸害人眼呢?罢了,自闭视听绝不可取,还是只能默默忍受。

  唯独这《山海经》,因为它敲碎了《尚书》的捆绑,摒弃列入“正史”的诱惑,甘于不被诸子所撰。自然地,这刚从山巅海底采集的珍馐便完完全全的保留了独有的原汁原味。哪怕还有泥土的芬芳、海风的腥咸,也正是我所渴望的纯正。就像品汤,原味的醇香绝对比味精的搅和来得更美。

  或许装这这些美味的容器玲珑小巧,远远望去总会让人感觉没有大盆巨鼎来得痛快。可是,事实总是出人意料的。这一篇篇短小精干的文章,竟是中国,乃至整个东亚的小说之祖。煎炸炖煮焖炒烤,万变不离其中。

  道是《山海经》,却引领了中国整个小说文化,将五千年的中华神话文化精华集于寥寥几万字之中。若不是着寥寥数万字,怎来红楼一梦?怎来四人西游?怎来屈原“书离骚招魂回天问九歌”?拨动时钟的指针,仅仅三万字的时间,山与海,天与地,顿时熠熠生辉。六界,岂止一个“奇”字足矣?

  茫茫国学似海洋,《山海经》不过只是沧海一粟。而这一粟,足矣让我咀嚼不停歇。若真是有国学弱水三千,我便只饮这一滴。仅此一滴从远古流来的甘露,便撑起了小说的天空,滋润了我痴于写作的心,更加明白了鲁迅先生他的神往,他的渴慕。

'); })();